产品列表
视频展示
联系我们

广州市喜工机械设备有限公司
联系人:何先生 13710633718
电 话:020-3119 9520
传 真:020-3119 9510
地 址:广州市番禺区石碁镇海涌路
农科所大院2号
QQ在线:1621149586
主营产品:
全自动丝印机,卷对卷丝印机
IMD热压成型机,3D冲切机
其它相关IMD成型丝印配套设备

美文欣赏
您的位置:首页 > 技术资讯 > 美文欣赏

 【花落寒轻】

 
十一月,是一个寒意浅清的季节。睡得很浅,却浅不过窗外细雨溟蒙,你永远不知道几更天的时候下过雨,也不知道几更天的时候细雨才歇。
 
醒来时,天际微明,地面还是湿的,风吹过,挂在树叶尖上的水滴盈盈地坠了下来,碎在芳草地里,明润润的,养一地的芳草萋萋。
 
潇潇雨歇呵,凉意更深的日子,茑萝迟迟不开,你看,秋虫贪睡,连太阳也要偷懒,迟迟不肯露脸。换一件厚点的外套,出门去。
 
——做什么呢?
 
——不知道。
 
于是,就这么漫无目的地沿着一条说不上清幽的路走下去,享受一个人的闲静与清欢,就算没有阳光,心情也不会灰暗。
 
身旁行人三三两两,多是步履匆匆,似乎生怕时间不够用,只有走在前面的两位老人,意态闲而又闲,他们的背影透着一种淡然世事的从容。
 
我看着紫荆的花瓣在他们的身后哗然舞落,幽幽地,悠悠的,飘着,飘着,眼里生出凉凉的泪意,多希望这条路长到没有尽头。
 
就让我寂然无语地站在这里,站在这里,任凭时间来了又去,任凭秋光老了又寂,摊开手掌,覆在额上,凝眸看这惊鸿一般的柔软告别枝头,去赴一场不计归期的飘零。
 
十一月的清秋人静,十一月的花落寒轻,一片一片的轻红绰约,漫过我的眼眸,舞一身的轻灵与悠逸。
 
我以为,紫荆花最美是飘零,不同于梨花带雨的素清,她是胭脂泪痕一般的幽艳,幽艳而哀断的花间梦啊。
 
【秋霜半染】
 
花圃里的白菊花开了,一丛一丛纯真的白,泛着幽幽冷香,很淡很淡的味儿,像被流水稀释了一样,素馨,而清空。
 
择晴好的天气,摘下一篮子菊花,倒在簸箕里,搬到屋顶去晒了,让这些半点尘滓也不挨的花儿闲闲地在阳光中眯一个上午,再眯一个下午,我只安心做别的事情,并不去扰她的清梦。
 
日落黄昏时收回去,竹棚上晾着,免得她们遭了露水的欺,这些纯白的花儿,究竟落在谁饮水的玻璃杯里,烘托他白色的睡,无梦清明的睡?
 
拈起一朵住满了阳光的暖,细嗅,在素素的清香里忆起,一个魏晋诗书里的故人,一个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的故人。
 
他是择了一个流霞织绮的黄昏,一坛老酒,独酌一个风卷黄叶的天气。不过是饮了半坛,剩下的半坛,静静搁在光滑的石头上,让漫天的秋光也来尝尝这山花山果酿下的醉。
 
恰是酒饮微醺的时候,看一切都是朦胧可爱,这天,地,山,水,花,草,宛若蒙在薄薄一层轻纱帐里,若即若离,偏偏逗得人想要亲近。
 
篱边秋菊,在风中晃呀晃的,俏皮得紧,多像溪边闲剥莲蓬的娃儿,头轻轻歪着,一副知足的样子,多可喜呀。
 
篱边静坐,看菊花半染秋霜的样子,得浮生半日之闲,会心亦不在远矣。
 
【尘香如许】
 
是不是有人说过,没有什么比桂花香更适合在秋天零落?
 
扑面香风,熏得游人欲醉,坐在暖暖的香气里,眯起眼睛晒太阳,风把枝头一串一串的浓香摇落,铺满这一段无所事事的好时光。
 
红楼里面有一个暗香浮动的词,叫做“沁芳”的,可不知那幽沁了千百种芬芳的河流里面,是否也有一味桂花香?幽幽地散入琤琮的流水,染一个季节的秋香惹人醉。
 
在清寂的秋,桂花随风,委落芳尘,被人扫了,筛在河里,斜倚栏杆闲看流水葬落花,七分流水,三分尘香。光阴远了,流水远了,袅袅娜娜的尘香便也远了。
 
今又逢秋,淅淅沥沥下着小雨,木叶滴清响,藏在枝叶间的细碎的桂花,悄然半拆,留一半的懵懂续秋梦,留一半的清醒醉流光。
 
袭人的香呀,住在花间,住在风里,住在那人清逸的衣襟,只消一转身,便能洒落一屋子的尘香。谁在满屋的尘香里醉?谁在满屋的尘香里睡?
 
也许,有灵巧的姑娘早早缝好了香囊,只待雨过天青,便去采上一捧碎米粒一样轻巧可喜的花儿,装进香囊里,赠与那个赏心的良人。
 
【秋心有韵】
 
人走在素清清的季节里,心情渐渐变得清简,如同流水光阴里一朵无心的云影,闲闲地落进一首耐人寻味的宋时诗,作了禅味幽寂的韵脚。
 
看过郁风的画,《秋韵》,一把晒干了的莲蓬插在瓶中,染着薄凉的暮色,作了案头清供,枯零的美,禅味的静,有说不出的简朴和古拙,便是水墨丹青画成的秋心有韵呵。
 
谁曾想,红衣落尽,莲子结成,一蓬一蓬的翡翠青,染透了霜风白露,竟成这般清瘦模样,可谓是秋心寥落啊,谁知?谁知?
 
采回莲蓬,来衬一个幽寂的秋,遗落的荷依然簇在那片水塘,瘦瘦的梗擎着一顶藕灰色的叶,淋着一场不大的雨。清的雨,冷的雨,寂寂地打落在枯败的叶上,合成离人心上秋。
 
秋在枯荷叶上老。听雨的人,今何在?
 
【花间浅梦】
 
儿时哼唱的歌谣里面有一句,“竹篱笆呀牵牛花,浅浅的池塘有野鸭”,记到如今,野鸭,池塘,篱笆,还有一株自开自落的牵牛花,多淳朴,也多静谧,充溢着浓浓的田园风味。
 
牵牛花,还有一个很诗意的名字,叫做朝颜,露水容华,稍纵即逝,虽美,却过分短暂,说不出有多惆怅。
 
我喜欢叫她牵牛花,野生的,朴素的,多像邻家那位俏皮的小姑娘,提着竹篮,从我门前走过,要筛落一篮子碎银似的日光,笑颜,暖如花开。
 
秋日的早晨,白露未曦,卷起裤脚走在田间小路上,呼吸着青草与泥土混合的气息,满眼是秋收后的质朴与沉寂,忽遇半坡牵牛花,闲闲地挂在河岸边,心里涌起莫名的感动。
 
有种清和的宁谧在心里缓缓化开,谁说秋日多萧瑟,田园的秋,分明是清新,柔和,静美,纯粹……
 
最是那开得欣欣的牵牛花,秋虫未醒时,她已先醒了,早早开好,浅斟几许清露,似与人说,来一杯清浅的醉如何?
 
也确实是清清浅浅的,一点酒精也不含,喝了也不会醉,只想俯下身来,与一朵安静的花说会儿话,丝毫不管是否步了前人的风雅。